RSS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内网  English  中国科学院
2017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7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7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6年第四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6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6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6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5年第四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5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5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5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4年第四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4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4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4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3年第四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3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3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3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2年第四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2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2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2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出版物 > 化石 > 下期要目 > 2013年第二期 > 精品推介
水洞沟,历史在这里流淌
2013-05-13 | 编辑: | 【

高星

  

水洞沟遗址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以东约19公里,西距黄河10公里,行政区划隶属灵武市,地理坐标为东经106°29’,北纬38°21’。从空中鸟瞰,该地区生态环境多变,丘嵴沟壑纵横,地貌支离破碎,在一片灰黄的主色调中偶尔沿河谷出现窄长的绿带,给人以历史的沧桑之感。这里地处鄂尔多斯地块的西缘,是银川平原、毛乌素沙漠与黄土高原的交汇地带。自白垩纪中期至古近纪初,该地区长期遭受剥蚀。至渐新世,银川盆地与河套盆地的沉降范围扩至本区,形成厚近100米的棕红色土沉积。此后该地区长期处于隆起剥蚀状态,发育出开阔的剥蚀平原。至上新世,一条河流开始在平原上游荡,侵蚀和改造早白垩纪的砾岩,形成广泛分布的河流砾石层,这便是今日之黄河。

登极而望,水洞沟一带的地形地势是错落有致的,5级黄河阶地顺势排开。在被河流切割的一些地段,阶地地层从上到下得以暴露,像被利刃切开的千层饼,红、白、黄相间的堆积平行叠压,循环交互,层层色色似乎争相诉说着桩桩段段有关地球变迁和生命演化的故事。至低处,由于劲风和雨水的侵袭剥蚀,原本由粉细沙构成的台地被分割成槽垄、沙丘,又被雕磨成千姿百态、神秘莫测的诡异造型,学名叫“雅丹地貌”。

现在看到的水洞沟遗址被一条名为边沟的河谷分割为南北两部分。边沟是一条发源于遗址东约28公里的清水营附近的常年有水的小河,自东向西流淌,沿途将鄂尔多斯台地南缘冲蚀切割成两壁屹立的深沟峡谷,景色壮美。边沟在遗址西约800米处折向北流,穿越明代修筑的土长城而最终汇入黄河。据说边沟在穿越长城时形成水洞,故此段河道被称为“水洞沟”,旧石器遗址由此得名。水洞沟遗址的崖面高十余米,由砾石层和粉细砂层组成,古人类的文化遗存就埋藏在这些砂石层中。

乍看之下,这里荒凉沉寂,人烟稀少,仿佛被先民开发后遭到了遗弃。但近得前来,却不难发现在贫瘠的表象之下潜藏着勃勃的生机。即使在荒芜的毛乌素沙漠,仍然时常可见飞鸟爬虫,牧人的羊群偶尔也会光顾。低处土石裸露的台地上不时会冒出黄灿灿、红艳艳的野花,一支支、一簇簇的,让人惊艳的同时更赞叹她们生命力的顽强!如若天降小雨,灰黄的土地瞬间就会换上一身绿衣,尤其是遍地的沙葱顶着粉红色的小花争奇斗艳。至低处河谷,则忽然进入绿洲的景象!这一切要归功于涓流不息的边沟河。边沟的水灌溉着河谷中的娇杨翠柳,滋润着坡脚上的灌木花草,养育着喜水的飞禽爬物。在这条荒漠中的绿色走廊里,红山湖、鸳鸯湖交相辉映,水中鱼儿成群,水面野鸭成队、白鹭双飞,沟谷湿地芦苇丛生、蒲草茂盛、蜻蜓飞舞,河边长城之上呱呱鸡列队高唱,一幅世外桃源的景象。

在这既苍茫荒凉而又色彩斑斓的地表之下,一段久远的人类历史被掩埋着、封存着。大约4万年前,一支生活于西伯利亚阿尔泰地区的先民受末次冰期严寒气候的驱使,辗转千里来到这里。他们被这里的湖水、绿树、草地和生活在其间的各类动物吸引,放下行囊,安营扎寨,生息繁衍。他们是熟练的石叶工具制造者,在山岗上和河滩里拣选合适的原料制作长薄锋利的石器,狩猎采集,生儿育女。数千年后,这支人神秘消失了。近3万年前,生活在华北的一支人群来到这里,续写生命的故事。他们用不规范的小石片工具和磨制骨器获取生存的资源,佩戴着用鸵鸟蛋皮制作并被染成赭红色的精美串珠,在居址上升起一堆堆的篝火,围火而歌,围火而息。这样的迁徙演化时断时续,至2万年前骤然画上了休止符。那时,地球正进入末次冰期的高峰,天寒地冻,食物难寻,动物南迁,人群避离。大约1.2万年前,大地回春,生机盎然,一支人群翩然而至,以此为家。他们娴熟地从燧石块上剥下规整细长的细石叶并将其装在木把骨柄上,以此做成锋尖利刃的复合工具,把骨材打磨成精美的骨锥和骨针,点起长燃不灭的熊熊篝火,将烧得红烫的砾石投放到混合了野生谷物和动物骨肉的汤水中,烧出一窝窝香气四溢的佳肴。这些遗物和遗迹,在不同地点、不同时代的地层中沉睡着,等待考古学家的发掘和破译。

   

    1963年张三给裴文中讲述当年法国学者考察的故事        德日进在野外

  

             2007年第2地点发掘场景

光阴荏苒。进入有史以来,水洞沟仍在继续人文的积淀。在其南约400米处,一条不知何时开辟出来的由银川通往陕西、山西的交通要道自东而西绵延延伸,承载着过往的商旅和政要。一条修建于明成化十年(1474年)自横城至盐城的土体长城横亘在遗址北缘,既用来阻击北方剽悍游牧民族的侵掠,又保护着古道上东来西往的商旅不受劫盗之虞,顺便将北边不断南侵的毛乌素沙漠阻隔在遗址之外。公元1697年,康熙皇帝为平息噶尔丹叛乱,亲率文武百官和剽骑悍将,出北京,经山陕,循长城南侧古道穿水洞沟而过,旌旗摇曳,留给当地百姓几代流传的话题。在第1地点与长城之间有一座废弃坍塌的庙宇,不知建于何时,也不知毁于何年。从孤寂凌乱地躺卧在地上的断壁残石上的精美雕饰判断,它应该是有些来历、有过荣耀的。物换星移,现如今历经数百年沧桑的斑驳古道还依稀可辨。

  

                解读无字的史书

边沟河静静流淌,南来北往的人行色匆匆。1923年6月,法国古生物学家桑志华、德日进根据别人提供的线索前来探考。他们下榻“张三小店”,并在月白风清中信步踱到哺乳动物化石裸露的断崖边,获得了一项重大的科学发现。他们发掘出大量哺乳动物化石和远古先民的石器、用火遗迹,并认为在整个水洞沟盆地的黄土状地层中,“埋藏着许多完全一致的旧石器时代制作场遗址。这是由黄土形成时期住在该地区的居民所留下的”。这是在中国首次系统发掘的一处旧石器时代遗址,并就此写就了首部有关中国旧石器时代文化的著作,将史前人类在这片广袤土地上生存繁衍的历史推前数万年。土裹尘封的人类历史,被徐徐揭开了。

法国学者在水洞沟遗址初期的考察和研究只是揭开了一场伟大学术活动的序幕。其后,水洞沟遗址便成为一块学术的圣地和热土,刨根问底式的探考和炽热的争论不断在这里上演。1960年夏,中苏古生物联合考察队在这里开展第二次发掘;1963年夏,中国旧石器考古学之父裴文中率队前来,开展对遗址的第三次发掘;1980年,宁夏博物馆与宁夏地质局联合考古队在遗址开展四次发掘;2003-2007年期间,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联合组队,对遗址进行新一轮的系统发掘,并将发掘范围扩展到第2、3、4、5、7、8、9、12诸多地点。水洞沟先民的历史,被系统地复原、解读了。

除正规的发掘之外,还有贾兰坡、汪宇平、孙建中、周昆叔、黄慰文、袁宝印、夏正楷等学者的考察,有对水洞沟遗址地层环境和文化面貌等课题的专题研究,还有更多的爱好者和社会贤达前来参观和追思。当我们的国门重新向西方世界打开的时候,美国、法国、韩国、日本诸国学者的身影又时常在水洞沟的残垣断壁前徘徊,希冀能延续桑志华、德日进的科学神话。

岁月如梭。水洞沟古人的时代已经与我们渐离渐远。他们留下若干遗物与遗迹,让后人去寻觅,去凭吊,去遐想。今日的人们偶尔会驻足凝望埋藏着先人的遗址,但很快又会踏着先人的足迹匆匆前行。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的过客,但同时又是历史的创造者,都会在历史上留下或轻或重、或浓或淡的一笔。

水洞沟,历史在这里流淌。

 

                       遗址附近的毛乌素沙漠

 
附件
◎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Copyright © 2009 ivpp.ac.cn All rights reserved
文保网安备案号:11040250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