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内网  English  中国科学院
2017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7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7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6年第四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6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6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6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5年第四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5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5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5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4年第四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4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4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4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3年第四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3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3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3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2年第四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2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2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2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出版物 > 化石 > 下期要目 > 2012年第一期 > 精品推介
我与《化石》的情缘
2012-02-20 | 编辑: | 【

叶祥奎

在《化石》杂志2011年第3期上,编辑部登了一则“启示”,说2012年是该杂志创刊40周年,号召有关人士和读者把“对《化石》的情愫记录下来,……与同好分享。”笔者是古脊椎所的老人,曾参与过《化石》的创刊和嗣后的编辑工作,对它的“来龙去脉”有一定的了解,并还知道一些有关它的“故事”,现说出来好与大家共享。

一 创刊前后

“文化大革命”期间,除少数几家有关政工方面的刊物外,其他所有杂志,特别是自然科学的,都先后停刊了,确实到了“万马齐喑”的地步,我所原有的《古脊椎动物》学报,当然也在停刊之列。这情况一直延续了5-6年,直至1972年前后,局面稍有好转,有的地方开始出版一些非正式的刊物(如上海某大学生物系的《生生息息》),我所同人也“蠢蠢欲动”。但我们知道,要直接恢复我所的学报难度可能较大。经商榷,决定分两步走,先出一本科普读物,打开局面,然后恢复学报。说干就干,1972年夏天,筹划出一本《化石》试刊“探路”,看情况,再走第二步。实际上,这本“试刊”是我们把我所研究工作的内容及其对社会的意义向群众“亮相”,希望能获得他们的认可。为出好试刊,我们着实花了好多力气,精心组织有关专家供稿,从各个角度阐明通过化石研究,无可争辩地揭示生物是如何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进化,发展的规律,并据此可为古地理、古气候、古环境、地层划分、探矿找矿服务,造福于民。试刊第一篇文章以笔者写的《青岛龙》开头,因为它是1958年中科院科技成果展览中我所的展品之一,毛主席曾亲眼看过这龙,并亲切地对当时在场人员我所的王玉珍同志说,要好好保护化石。

由于当时社会上科普读物甚少,我们的《化石》满足了当时群众的需求。特别是我们以化石为手段,并通过它阐明某一科学道理,集科学性、知识性、趣味性于一体,看得见,摸得着,群众信服,赢得了“广泛市场”。就这样,《化石》的门路打开了,其销售量从创刊号的次年(1973年)5000册,到1975年猛增到50000多册,我们成功了。据知,我们的郭沫若院长也很喜爱《化石》,每逢新刊到手,他便拿起放大镜“先睹为快”。在此基础上,我们很快便恢复我所学报的出版。

二 刊名问题

《化石》试刊赢得社会首肯后,我们决定从1973年起正式出版,发行该刊物。那么刊名叫什么呢?又引来一番讨论。试刊的刊名叫《化石》,那是暂定的,它虽不错,但至少有三个方面的“缺陷”。一是涵盖面太广,动物、植物、微生物都在内;二是甚至可以扩大到地学的其他有关领域;三是没针对、突出我所的业务。对此,大家均都承认。但如果改叫个“古脊椎动物”、或“古人类”什么的,不仅拗口,并还不通俗。最后大家还是同意保留《化石》一名,一是延续创刊号之名,二是我们所从事的确是对化石的研究,三是涵盖面广,正好扩大了我们刊物文章的内容,动物的、植物的、天文、地理、环境、气候、气象、地层、找矿的都可以登,内容丰富了,群众兴趣更广泛了。就这样,大家统一了思想,便请郭沫若院长为刊物封面写了“化石”二字,一直沿用至今。

三 群众喜爱《化石》

上面说到的《化石》销售量猛增的事实,自然可以说明群众对我们杂志的热爱。更有意思的,曾有人竟当面对我所同志表达他对《化石》的热爱之情。下面,我给大家讲一则我们同人老张亲口告诉我的故事。

上世纪70年代夏天某日,下班铃响后,老张收拾好办公桌上的标本和手稿,下楼骑上自行车进城回家。当时的西外大街笔直,没现在这么多复杂结构,没多久便到了一个十字街口,遇上红灯。可老张“视而不见”,竟冲了过去,被警察“逮住”了。下面是一段有趣的对话:

“下来,下来,你怎么闯红灯!”

老张知道自己错了,下来站在路旁,回答说:

“对不起,我没看见。”

“明明亮着红灯,你怎没看见?”

“我没着意看,我脑子里在想我下班前的工作。”

“你做什么工作的?这么着迷?”

“我们是研究恐龙、中国猿人等化石的。”

“这么说那本《化石》杂志就是你们出的啰。”

“是的。你喜欢看《化石》?”

“喜欢,很有意思!每期出来我都看。”

“那好。明天我带两本给你。”

“谢谢!以后骑车可不能分心。闯红灯多危险!”

“是的,是的。多谢你的忠告,以后我一定注意。”

就这样,《化石》帮他俩交上了朋友。

四 毛主席爱看《化石》

1975年8月,我们古脊椎所党委接到一项中共交办的任务:把《化石》杂志印成线装大字本3份送中央,供毛主席等领导阅读。原来,毛主席眼睛动了手术,视力不好。他喜读《化石》,但字小看不清,故要求印大字本,并要求由近及远,把以前已出版的每期也都印成大字本补上。据知,同时获此殊荣的还有《动物学杂志》。

真想不到,我们这本小刊物竟得到毛主席的青睐,受宠若惊!可能,因为我们的杂志,能把“死化石”“变活”,来说明“人类总是不断发展的,自然界也总是不断发展的,永远不会停止在一个水平上……”这一真理,毛主席赞赏。为尽快完成中央交办的任务,当时我所党委书记吴侬同志马上召集几位有关人员分头负责,从最近一期开始,向前推,一直到1973年正式出版的第一期,全面通读一番,改正其中的病句和错别字,依次送交科学出版社赶制大字本。由于字体大了,页数增多了,书太厚了不方便,我们把每期《化石》都分装为上、下两册大字本。很快,最近一期《化石》的两册线装大字本送来了。当我们看着这套古色古香的线装本,闻到油墨的香味时,会心地笑了,我们胜利完成任务!这任务后来一直延续到1976年毛主席逝世。

 

 

 

 
附件
◎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Copyright © 2009 ivpp.ac.cn All rights reserved
文保网安备案号:11040250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