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内网  English  中国科学院
2017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7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7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6年第四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6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6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6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5年第四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5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5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5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4年第四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4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4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4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3年第四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3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3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3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2年第四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2年第三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2年第二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2012年第一期
封面目录
精品推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出版物 > 化石 > 下期要目 > 2015年第四期 > 精品推介
禄丰古猿发现纪实
2015-11-25 | 编辑: | 【

 徐庆华

石灰坝禄丰古猿地点 

禄丰地理位置

  

  地处中国西南边陲的云南省是一个气候温暖、四季如春的地方。从省会昆明出发,乘车西北行约90公里,进入一个主要由中生代红层组成的盆地,禄丰县即坐落在它的中央。这里曾发现过闻名中外的禄丰龙、卞氏兽等许多珍贵的脊椎动物化石,因此在古生物学家眼里它是一个令人向往的“麦加”圣地。

  1975年10月我第一次来到禄丰,根据当地有关部门提供的线索到达距禄丰县北9公里的石灰坝村。古猿化石产地位于村北的庙山坡上,我站在那里向四周眺望:只见北、东、西三面环山,村东有一条大的冲沟,村西一条河流穿过北面的峡谷向南流去、当地人称它西河。成昆铁路从石灰坝村穿过,两座铁路大桥高架在村东的冲沟和西河之上,远远望去似两道横跨天际的彩虹。再看脚下是褐色、黑色的煤层,这是典型的湖沼相沉积。我环视四周突发奇想:青山、绿水、河湖,这不正是古猿向人类演变的绝好环境吗?

 

禄丰古猿雄性下颌骨(PA548)

禄丰古猿雌性下颌骨(PA580)

    初探

  禄丰古猿产地就在庙山坡的东南侧。由于修筑成昆铁路把庙山坡的表土层挖去垫了路基,其下的煤层就暴露了出来。在这之前当地人用火都靠拣拾山坡上的枯枝、野草,见有煤出露便采挖了起来。就在他们挖煤的过程中发现了古猿和其他动物的牙齿。

  在现场,我们最先看到的是一个已被挖过的大坑。在这个坑的东北角挖了一天,只见到很少一点化石碎片,在仔细地察看现场的情况后,觉得这个地方很可能是农民挖煤后回填的。在与生产队长和一些年长的农民进一步了解后,我们决定第二天到这个大坑北面的剖面去挖。随即给发掘队队员们(陆庆五、张兴永、彭春等)布置了第二天的任务。

  次日清晨,我去昆明向省文化厅汇报工作并顺便采购些食品。下午回到石灰坝时发掘现场已近收工。只见彭春兴冲冲地走过来把我拉到我们驻地的院子里,拿出一个下午发现的下颌骨问我:“这是不是古猿的下颌?”我眼前一亮兴奋地说:“是呀!”随即回到发掘现场与陆庆五等人一道仔细察看了出土的地层、做了详细的记录,并将这个下颌编号为PA548。

  当天晚上,大家兴奋极了!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后又把下颌拿出来做了进一步的修理。经过细致观察后,觉得它很像印度的西瓦古猿(Sivapithecus)。上个世纪70年代国际学术界普遍认为这类古猿是猩猩的祖先。幸好那天与此同时还出土有2枚较小的古猿牙齿,看上去很像印度腊玛古猿(Ramapithecus,当时认为是古猿家族的一个属,后来被并入西瓦古猿)的牙齿。这给我们带来了希望,因为当时国际人类学界普遍认为腊玛古猿是早期人类的祖先。

  经过一段时间的野外工作,初探告捷、凯旋回京,来年再去禄丰。

 

 未出土的禄丰古猿雄性颅骨(PA644) 

  希望出现

  1976年国庆后再去禄丰,这次发掘队又增加了几位同志(张建军、祁国琴、潘悦容、郑良),发掘的规模也比上次大。开始我们采用了考古学的分格发掘法,不久就发现这种方法也有问题。因为含有古猿的地层并非水平、它是从西北向东南倾斜的,因此每个格里的化石不一定是同一个层位的。另外,当一件体型大的化石分布在两个不同的格中,由于民工发掘的进度不一样,使同一个体的化石往往联系不到一起,在记录时容易出错误。我们觉得这种“分格发掘法”在此并不完全适用,有待进一步改进。发掘之初我们仅找到一些古猿的破碎颌骨、牙齿及哺乳动物的骨骼,颇感失望。谁知临近收队时在郑良分管的那一个格中,又找到1件比较完整的古猿的下颌骨(编号PA580),使大家感到莫大的欣慰!

  1977年来临,我们的团队一致认为急需把已发现的古猿化石进行初步整理和研究,野外发掘可以暂停。在室内我和陆庆五做了分工,对两个下颌做了初步观察。当时国际学术界传统的看法是:同一地点发现的大、小两型的第三纪古猿被看做两个不同的属、种。经初步观察禄丰发现的这两个下颌又恰好分别与印度发现的西瓦古猿(Sivapithecus)和腊玛古猿(Ramapithecus)在形态上比较相似。因此我们把较粗壮的PA548订名为“西瓦古猿云南新种”,把较纤细的PA580订名为“腊玛古猿禄丰新种”(后来的研究把二者合并为禄丰古猿同名种)。

  我们多么希望能有更多、更好的古猿化石发现,以揭开古猿研究中的谜团啊!

  震惊世界的发现

  1978年我和陆庆五、还有郑良再次去禄丰发掘。这次发掘面积较前几次都大,雇工也多。为提高发掘效率,在开工前对民工进行了培训,并将它们分成几个小组,由有经验的、技术好的当小组长。在具体发掘时采用了“同层位发掘法”,要求相邻的小组在发掘时要控制在同一个沉积层上,见到化石要进行大面积暴露。这样一来,发掘效果大大提高,终于迎来希望之光——一个惊人的颅骨出土了!象初升的太阳光芒四射。

  12月16日下午,当我们发掘到厚煤层时发现了一具雄性颅骨(PA644)。它的额、面部保存得相当完整,遗憾的是枕部的纤薄部碎成渣状,但幸好没被全部压扁,整个颅底尚能与面部分开。这是石灰坝第一个禄丰古猿颅骨面世,也是中国境内中新世大型猿类颅骨的首次亮相!这一重大发现激动得我热泪盈眶。整个工地都沸腾了!

  

禄丰古猿雌性颅骨(PA677)

 

未出土的禄丰古猿股骨

  为确保颅骨完整取出我们专门制作了一个套箱,将颅骨和围岩一起安然套进了木箱,后由我亲自带回北京。

  在室内我们精心地修理好这一颅骨,1979年9月当新华社报道了这一发现时世界都震惊了!此后的十多年间,国内外学者纷纷来访,喜看这一颅骨,热诚向我们祝贺。1979年10月5日日本《大分合同新闻》以“人类起源的新光芒”为题发表文章,高度评价了这一发现的科学意义;1979年12月19日日本的《朝日新闻》把这一重大发现选入“1979年科学技术十大新闻”之一;1991年这个颅骨的照片被英国的Nature(Vol352,No.6331)选做封面。

  1980年冬季的发掘中,好运再度光临。我们挖到一个相当完整的禄丰古猿的雌性颅骨(PA677),美中不足的是这个颅骨被压扁得像一只手掌,面颅与颅底至今无法分离。但它的发现也引起国内外学者的极大关注。至此,禄丰古猿两性成年的面颅形态得以完整面世。

  股骨失而复得

  在1981年的发掘中,我们挖到了一件禄丰古猿的股骨,它只保留了上段。尽管如此我们仍如获至宝。因为它是我们在这之前多次发掘中唯一得到的一件肢骨,更何况它对于了解禄丰古猿能否和怎样直立行走至关重要。

  不幸的是,在我们结束发掘整理标本装箱时这件股骨却找不到了。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九五攀登专项》课题启动后,潘悦容在整理动物化石标本时找到了它。

  就世界范围看,上述3件标本无论在保存的完整度、还是学术研究的重要性方面,都是首屈一指、无与伦比的。颅骨和股骨在鉴定禄丰古猿究竟是人类、还是猩猩的祖先的问题上是最重要的依据,特别是股骨可确定禄丰古猿是否有“两足行走”之倾向。

 
附件
◎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Copyright © 2009 ivpp.ac.cn All rights reserved
文保网安备案号:110402500044